原来,印军越界的目的在此!

中印军方在洞朗地区的对峙已近一个月,印度从声称“中国入侵领土”到改口“未遭入侵”令人大跌眼镜,掩盖真相的同时又将邻国不丹顶在前面,说是要“保护”与中国在洞朗“存在争议”的这个小兄弟。然而,不丹在此事中的大部分时间显得很沉默。夹在中印这两个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之间,靠近印度咽喉西里古里走廊,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不丹一直是外界眼中神秘的国度。但对印度而言,它并不神秘。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这个小国的外交受印度“指导”,经济、军事严重依赖印度,它们将这种“保护国”“附庸国”的另类关系带进了21世纪,不丹也将可能遭遇与当初锡金被印度吞并一样的命运的担忧带进了21世纪。或许正因为如此,不丹在过去10年里积极打造独立外交,修改有关印度的“指导”条款,并寻求与中国建交,然而经济等国家命脉掌握在印度手里的不丹注定此路走得跌跌撞撞。


印度处心积虑让洞朗“变出争议”




  “与我们印象中的一些边境地区不同,洞朗地处青藏高原边缘,有众多山谷和森林,自然环境可以算是比较好的,远处能见到雪山,风景很优美。”多次去过西藏自治区亚东县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西南边疆研究室主任孙宏年3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采访时,这样描述中国、印度和不丹三国交界的洞朗地区。陆地邻国中,仅不丹和印度未与中国就边界达成明确协议,而且中国与不丹尚未建交。


社科院中国边疆研究所西南边疆研究室副主任张永攀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从地图上可以看到,亚东县像一枚楔子,西边是印度锡金邦,通过乃堆拉口岸可以到印度大吉岭或锡金邦首府甘托克,而这次发生印军越界事件的洞朗地区则是在南边。洞朗地区西边以多卡拉山脊与印度锡金邦交界,西南自吉姆马珍山与不丹交界,南边是不丹,东至亚东河西岸(如图)。



1890年,《中英会议藏印条约》划定了西藏与锡金(1861年英国与锡金签订相关条约后,锡金政权逐渐被英国把持)的边界:以流入锡金梯斯塔河及其支流的水流和流入西藏莫竹河及向北流入其他西藏境内河流的水流间的分水岭为边界。1975年锡金被印度吞并成为印度锡金邦后,这条边界便成为中国和印度的边界。


张永攀表示,“当时的条约无疑具有法律效力,无论是从历史文献还是现实情况看,洞朗地区属于中国无可辩驳”。从条约内容看,当时签订条约的勘测人员对地形非常熟悉,边界线其实是一条山脊,下雨时,雨水会被山脊分成两边,分别汇入中国亚东县的康布麻曲和锡金邦的河流,这次印度越界就是把分水岭给占了,从锡金邦非法跨越中印边界进入我国洞朗地区。


外交部6月29日公布印军非法越界照片,印度边防人员在中印边界锡金段越过两国承认的边界线进入中国境内。来源:外交部官网


印度从“遭中方入侵”改口称“未被“入侵”后,打着“不丹对洞朗地区有声索主权”、“为保护不丹”的旗号为其越界找借口,但不丹方面事先对此其实并不知情。事实上,中国和不丹在洞朗地区不存在争议。张永攀对环球时报记者解释说,1890年的《中英会议藏印条约》中规定,西藏与锡金的边界起于与不丹交界的吉姆马珍山,沿分水岭行至尼泊尔边界,“这就很明确地指出,吉姆马珍山是中国、印度和不丹的三国交界处。从划界地形看,洞朗地区也是中国界内之地。这次,印度想把不丹顶在前边,事实上,中国和不丹相处得还是不错的”。


据张永攀介绍,从1984年开始,中国和不丹就边界问题进行谈判,截至目前是比较顺利的,但由于印度因素,谈判也存在复杂性。去年8月,与不丹外交大臣举行第24轮边界会谈后,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表示,近年来中不边界谈判取得重要进展。


孙宏年表示,洞朗地区的归属从来不存在争议,这次印度越界是想人为制造一个“争议地区”。张永攀说,中方在洞朗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相对较晚,但是随着西藏拉日铁路通车、亚东县自然村村村公路建设、乃堆拉索道规划等边境道路的完善,中方加强基础设施的趋势触动印度敏感的神经,引起印方的担忧。印度希望抢先非法在海拔4000余米的多卡拉占据优势,以俯瞰我国的康布麻曲下游,在战略中抢占有利地形。


另外,在印度的战略考虑中,其境内的西里古里走廊是重要因素。洞朗地区距西里古里走廊约几十公里,不丹也恰好处于向南“俯瞰”该走廊的位置。西里古里走廊是连接印度东北各邦及本土的狭长地带,是印铁路、公路、空中大动脉的中枢,被称为“鸡脖子”。印媒经常称,印度最担心的就是若中印发生冲突,中国会出兵切断该走廊。


用数据读懂小不丹对大印度的依附


环球时报记者去年底曾经前往不丹采访,在这个人口仅77万、面积相当于瑞士的小国,处处能感受到印度的存在感。


在不丹首都廷布,不算宽阔的干道两旁坐落着一幢幢多窗矮层小楼,它们多是旅店、餐厅和纪念品商铺,除了当地货币,家家可收印度卢比,兑换汇率是1:1。环球时报记者在不丹时正值印度“废钞”政策初期,令人意外的是,这个国家同样只欢迎印度新钞而对旧钞说不。


不丹首都廷布市中心。  周良臣 摄


在外界看来,不丹是神秘国度——直到1999年,这个国家才使电视和互联网合法化;但对许多印度人来说,这里是可以随意来往的“后花园”。环球时报记者在不丹就偶遇几名来自印度南部班加罗尔的小伙子,他们是这里少有的能以“散客”身份旅游的外国人——不丹旅游主要推行的是小型团队游。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由于印度掌控着不丹的外交与国防大权,因此其边境对印度公民是不设防的。


对于游客来说,不丹的餐饮住宿条件有限,五星级宾馆在当地常被划入“超五星”,价格奇贵,一般不列入团队游套餐内。这些“超五星”大多由印度的连锁酒店集团打造,不但酒店风格设计及建造,连服务体系及人员都来自印度。记者曾在廷布一家“超五星”酒店询问迎宾茶是否为当地特产,得到的回答却是“印度红茶,加了蜂蜜和几种印度香料”。


不丹对印度的依赖是方方面面的。美国詹姆斯敦基金会网站今年刊登的印度独立研究人员拉马香德兰的文章称:


不丹约79%的进口来自印度,90%的出口是由印度提供市场。不丹研究中心与日本对外贸易组织、发展经济研究中心的一项联合研究表明,早在1961年不丹开始制定国家发展规划时,印度的援助就开始涌入并稳步增加,从第一个五年规划期间的1.07亿卢比增至第八个五年规划期间的90亿卢比,而不丹的前两个五年规划全部由印度出资。在2013年至2018年的不丹“十一五规划”中,印度约占不丹接受的外部援助总额的68%。


《印度斯坦时报》称,印度是不丹最大的贸易伙伴、援助国和债权国,不丹货币与印度卢比挂钩,石油消费全部来自印度,生产的近9成水电由印度控制,而水电出口收入占不丹财政预算的30%。与此同时,印度帮其建设了每一样东西,从水泥厂到发电站,从广播电台、公路再到机场。


在军事方面,《印度教徒报》称,印度事实上是有保护不丹的责任,“以免受中国军事威胁”。印度东部陆军司令部和东部空军司令部本身就承担着保护不丹的任务。由一名少将负责的印度军事训练大队在不丹安全部队训练中发挥着关键作用。


美国《外交学者》网站曾刊登文章,详细描述了文章作者维克多·罗伯特·李在不丹看到的无处不在的印度军队:


“10月末,在从不丹小镇巴洛蜿蜒通往中国西藏边界的土路上,我经过一个有600多名士兵的印军基地,他们正在收拾行囊以在不丹寒冬季节期间返回印度。日落后,我在同一条道路上遇到一支印军特种部队小分队。”文章称,在该印军基地旁是一个约有120名不丹士兵的军营,后者“正与印军举行联合军演并接受培训”。


国防与经济严重依赖印度的不丹,在外交上很难实现独立。1949年,印度与不丹签订《永久和平与友好条约》。该协定的第二条款称,“就对外关系而言,不丹政府同意接受印度政府建议的指导”,也就是说,印度曾是不丹外交事务中的“首要力量”。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西南边疆研究室主任孙宏年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不丹被印度操控是英帝国殖民留下的不良资产,尼泊尔、锡金和不丹当年都是清朝的藩属国,英国要想染指西藏首先就是要控制这几个藩属国。上世纪40年代,英帝国在南亚的殖民统治崩溃,印度天然认为自己要继承“遗产”。


直到2007年,《永久和平与友好条约》在不丹从一个绝对的君主制政府转变为议会制政府期间被修改,不再保留印度在不丹外交事务上的“指导”条款,但仍规定其外交不能损害印度的国家利益。目前,深受印度掌控的不丹未与任何一个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建交。与其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为50多个,仅印度、孟加拉国、科威特等在该国设有大使馆。



不丹能摆脱“特大号”影响力吗?


位于喜马拉雅地区心脏地带,被夹在世界上两个人口最多的国家之间,不丹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美国《外交学者》网站称其是“印军的前线”。印度担心,中国能从中不边界轻松打击西里古里走廊。正因为如此,连接印度和不丹军事基地的道路在不丹迅速被拓宽和铺设,而且修路的劳工几乎全是从印度“进口”,他们甚至经常仅用双手修路。


美国詹姆斯敦基金会网站的文章称,由于担心“中国入侵”,不丹在1960年接受印度提出的经济和军事援助建议。作为1949年协定“不成文”的部分,不丹国防接纳1000名驻不“印军训练团队”。不丹还中断与中国的所有关系并关闭其北方边境,禁止与中国贸易往来。


不过,发生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事件促使不丹重新思考其疏远中国的政策:1962年中印边界战争中印度的失败,引发不丹对印保护能力的担心;此外,印度于1975年吞并锡金使不丹不得不仔细忖量印度的领土野心。这些事态发展促使不丹开始寻求与中国交往的努力,比如1984年,中不开始边界谈判。


有印媒称,不丹政府高层对印不之间的关系十分担心,害怕有朝一日会落入与锡金一样的命运,于是进入21世纪后,不丹国王宣布放弃君主专制,实行民主选举,希望凭借民主取得更大的合法性,2007年后,与更多国家建交。不过,经济军事严重依赖印度的不丹,想要获得更多外交独立十分困难。


《外交学者》称,人们普遍认为,2013年的不丹大选中,印度利用经济手段影响结果:当目睹2012年不丹时任首相吉格梅-廷莱与中国温家宝总理会晤,中国表示愿与不丹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后,印度通过停止对不丹提供家用燃气和柴油补贴等手段使不丹国内燃料价格翻倍,民怨沸腾,最终导致吉格梅-廷莱在选举中落败。2014年印度总理莫迪上任后,首次外访便是不丹。为增进印不关系,莫迪政府在减少对尼泊尔和孟加拉国援助的情况下,大幅提升对不丹的援助(提高50%,每年达到近9.7亿美元)。


印度学者拉马香德兰认为,尽管有来自印度的施压,但中不建交“在可预见的将来具有切实的可能性”,因为印学者意识到中不建立外交关系“不会永远被阻止”。与此同时,不丹对与中国建交的兴趣变得越来越浓。民主化带来更大公共讨论空间,不政府在遭受来自私营领域与日俱增的压力,例如不丹商会要求与中国建立经贸关系等。不丹公众也正更加了解中国,以及中国与其他南亚国家之间蓬勃发展的经贸关系。除了经济原因,与中国的“正常关系”可被认为能够制衡印度的“特大号”影响力。拉马香德兰说,“尽管持这种看法的人为数不多,但这个群体正在逐渐扩大。”


环球时报 易简 周良臣 范凌志 王会聪



关注《环球时报》微信公众号

请回到文章顶部,点击环球时报 or 

点击页面右上角,查看公众号,关注环球时报。 


扫描关注下面二维码,替您筛选公众号优秀文章,减少寻找价值信息时间,增加休息时间

至优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