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第七季回归:别忘了那些消逝在风中的名字


阔别一年零三个月后,《权力的游戏》第七季终于要来了。种种迹象表明,这场发生在维斯特洛大陆的终极对决将在新一季中一触即发。在已经曝光的角色海报中,「龙女」丹妮莉丝、「小恶魔」提利昂、同胞姐弟瑟曦和詹姆、狼家二女艾莉亚和珊莎、「私生子」琼恩·雪诺等12位灵魂角色悉数归位。


等等——在为这些幸存下来的角色起立欢呼的同时,可别忘了,有多少你本以为会活到剧终的「伪主角」最后死于非命?比如第一季的头号男主奈德·史塔克,把权力游戏玩弄在股掌间的幕后boss泰温公爵,又或者是长相妖冶、心机深重的「小玫瑰」?在幸存者们争夺最后的「pass卡」的时刻,不妨按下暂停键,来回顾下前六季那些已经消逝在风中的名字,和那些让人惊叹不已的死亡瞬间。



文|吴呈杰

图|网络




劳勃·拜拉席恩(Robert Baratheon)

 

年轻时的劳勃曾经是七大王国赫赫有名的勇士,但在登上王位后终日沉迷酒色,不问国事。当王后瑟曦和其胞弟詹姆的乱伦情即将败露之际,瑟曦抢先一步,暗中命令劳勃的侍从、她的堂弟蓝赛尔为劳勃换上三倍浓度的烈酒,使得他在打猎中由于饮酒过量被野猪「意外」刺成重伤。第二天,劳勃伤重不治。

劳勃的去世,打破了王国内各大势力本就并不稳固的平衡,为五王之战拉开了序幕。



奈德·史塔克(Eddard Stark)

 

在第一季的海报上,奈德手握利剑坐于铁王座上。这位北境领主正直善良,他忠于国王,信守承诺,是最理想的父亲、君主、骑士、丈夫形象。没有人怀疑他是全剧的男主角,并会成为活得最久的角色之一。

 

然而在第一季季终,他被暴躁的乔弗里国王送上断头台,当观众还在等待一个力挽狂澜的高潮时,「咣当」一声奈德人头落地,只剩下黯淡天空中的几只鸽子飞过。这个著名场景奠定了人们对《权力的游戏》的印象:「千万不要把喜欢的角色想象成主角,否则他下一集就死了。」自此,史塔克家族颠沛流离,还未成年的孩子们不得不被卷进权力的漩涡。



卓戈·卡奥(Khal Drogo)

卓戈·卡奥是草原民族多斯拉克人的一个部落首领,他是当时最强大的首领之一,但注定只能成为「龙女」丹妮莉丝重夺王位之路上的一块垫脚石。

 

在决斗中,卡奥杀死了一名侮辱丹妮莉丝的骑兵并负伤,后接受巫女治疗。巫女以巫术致其伤口感染,最终卡奥因巫术丧失神智变成行尸走肉,被绝望的丹妮杀死。丹妮下令将巫女绑在卡奥的火葬柴堆上,亲手引燃火堆为其复仇,自己也抱着龙蛋跳入烈火之中。次日,火焰熄灭,丹妮带着孵出的幼龙走出余烬。



罗柏·史塔克(Robb Stark)

罗柏·史塔克有「少狼主」之称,作为史塔克家族的长子,他在父亲被斩首之后接过了「北境之王」的衣钵。人们期待罗柏能带领狼家重振旗鼓,他却被受泰温公爵指使的维斯特林家族的简妮吸引,背弃了与佛雷家族的婚约。在泰温公爵和满腹怨恨的佛雷家族一手策划的「血色婚礼」上,忠于史塔克的贵族和军队毫无防备地惨遭屠杀,罗柏的守卫们全部战死。其母亲则亲眼目睹了卢斯·波顿将利剑刺入罗柏的心脏,随即她也倒在了乱战之中。冰原狼的头颅被砍下并缝在了罗柏的尸体上。



泰温·兰尼斯特(Tywin Lannister)

泰温公爵算得上是《权力的游戏》前四季的最大boss,他为人冷酷无情,控制欲极强,只把子女视为争夺权力的棋子。当他的侏儒儿子提利昂发现情人雪伊一丝不挂地躺在父亲的床上,用项链扼死了雪伊。然后从墙上摘下十字弓,在厕所找到了自己父亲。泰温对他非常不屑,认为他不敢弑父,并且不停地用「妓女」称呼其第一任妻子泰莎。

 

提利昂对这样的侮辱不能容忍,用十字弓射死了泰温。一代枭雄泰温就这样死于马桶之上。事后,提利昂回忆起父亲在自己面前死去的那一幕:「臭气证明那句名言是彻头彻尾的谎话,泰温·兰尼斯特公爵到死也没有拉出黄金来。」



乔佛里·拜拉席恩(Joffrey Baratheon) 

乔佛里是劳勃国王和瑟曦王后的长子及继承人,但实际上是瑟曦与孪生弟弟詹姆乱伦所生。劳勃死后,乔佛里继承王位。如果让观众投票最讨厌谁,乔佛里肯定是得票最多的那一个。他自私、阴暗、恶毒、愚蠢,好像任何一个褒义词都和他绝缘。在与玛格丽·提利尔的婚礼上,乔佛里喝了被下了毒的酒,在群臣的众目睽睽之下七窍流血而死。

 

不过剧情发展到第六季,观众们又开始有些怀念这个没脑子的「乔佛里大帝」了。就像乔佛里的扮演者杰克·格里森(Jack Gleeson)所说的:「人们愿意看到自己讨厌的人死掉,但当这个角色要离开荧幕时,我想剧迷们也还是会有些伤心吧。」



奥柏伦·马泰尔(Oberyn Martell)

绰号是「红毒蛇」的奥柏伦·马泰尔死于角斗场,但他的死法并不光彩。「魔山」格雷果·克里冈是他在比武审判中的对手,无视格雷果庞大的身躯带来的优势,奥柏伦利用长矛造成的距离和自己的灵巧几度刺伤了他,并最终用长矛将他钉在了地上。奥柏伦没有马上结束掉格雷果的性命,而是逼迫他承认和忏悔自己对伊莉亚犯下的罪行。然而倒在地上的格雷果突然出其不意地拉倒了他,用拳头狠狠地粉碎了他的脸。

 

奥柏伦身体力行地实践了「作死」两字的内涵。



阿多(Hodor)

「某人醒来发现了自己知道了宇宙所有的秘密:世界的尽头在哪,人被赋予的使命,人生的意义,真神究竟是哪一个……等等等等,他想找个人把他的想法阐述出来,结果开口发现所有文字都化为了——『hodor』。」

 

这句评语讲述的是小人物阿多的一生,他被评为全剧最悲情的角色之一。在剧中,他对主人布兰忠心耿耿,却不会说话,只会重复一个词「Hodor」,直到临死前才揭晓了原因。为了逃离异鬼的魔掌,布兰穿越回小时候告诉幼年阿多要「Hold the door」。这句话就这样伴随了阿多的一生,并在大军压顶之际依旧死死守住那扇门。




伊蒙·坦格利安(Aemon Targaryen)

作为龙族的传人,伊蒙曾经被秘密安排了王位。但他却主动选择放弃,只身前往黑城堡做一名清贫乐道的学士。伊蒙的死是这部权斗剧中最安详的一幕,他是老死的,身边还陪伴着他善良的徒弟山姆。在弥留之际,他梦到自己变成了曾经的小男孩,梦到了曾经陪伴自己的弟弟,最后轻轻说了一句:「伊戈,我梦见我老了。」

 

令人唏嘘的是,在戏外,这名饰演伊蒙学士的英国演员皮特·沃恩(Peter Vaughan)也在2016年12月6日去世,享年93岁。



拉姆斯·波顿(Ramsay Bolton)

在「乔佛里大帝」一命呜呼后,拉姆斯·波顿高票当选为「观众最讨厌的角色」。他被称为「小剥皮」,对自己的庶出身份充满怨恨,敌人们通常会被他活生生地剥皮,而所有的人皮都会被作为可怕的战利品带回恐怖堡。

 

「小剥皮」的死亡有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味道。在第六季的私生子之战中,他先是被雪诺狂揍21拳,而后又被自己的猎狗咬死。



玛格丽·提利尔(Margaery Tyrell)

玛格丽·提利尔有「小玫瑰」之称,像其祖母「荆棘女王」一样擅长权术,善于笼络人心。为了自己所在的高庭家族的利益,她先后做了蓝礼、乔佛里和托曼三个国王的女人。在教会审判时,玛格丽发现瑟曦和托曼并未到场,她很快意识到事情不对劲,要求众人赶快撤离。此时瑟曦埋在贝勒大圣堂地下的野火突然爆炸,烧毁了所有在场的一切。看到此场景的托曼国王受到惊吓,脱下王冠后为玛格丽殉情跳窗自杀。


 

大麻雀(High Sparrow)


大麻雀是教会的总主教,也是一名宗教狂热分子,他的真实姓名无人知晓。自从来到君临城,这位大主教和手下的教众们就宣称要为贫民着想,但对那些与自己世界观不同的人们却毫无怜悯之心——比如洛拉斯·提利尔就因为性取向问题被押上了审判台。在第六季中,大麻雀有一句经典台词是:「我们都该死。每个人都是。」

 

他「该死」的这一天很快到来。他同样死于瑟曦一手策划的教堂大爆炸中,想凭借宗教对抗王权的宏伟蓝图宣告破产。

 

(资料来源:《冰与火之歌》中文维基百科、《权力的游戏》死亡全名单等)

扫描关注下面二维码,替您筛选公众号优秀文章,减少寻找价值信息时间,增加休息时间

至优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