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也不给人取名字了

文/六神磊磊

前不久在深圳签售,一位准妈妈读者说让我帮孩子取个小名。


想说抱歉,我再也不给人取名字了。


过去我会认真给人取名的,几乎有求必应,后来实在是受伤了,取不动了。讲几个例子。


以前文章里说过,有个朋友让我帮侄女取名,姓李,要求一要带上水,二是要有出典,三是要美。


我说小姑娘就叫“李漫浩”吧,多美,“涉江采芙蓉,长路漫浩浩”。


我相信,小姑娘长大了,多半会很喜欢这个名字。


结果他说不好,说是孩子的父母觉得这名字不够上进。


我当时就仆街了。你早说要上进啊,我就取个李玉刚了。


这里没有对李玉刚的任何不尊重。只是拿他名字打个比方。


如果李玉刚不行,那就李铁梅怎么样。


还有过一个朋友让我给闺女取名,说得很诚恳:“你辣么有文采,一定取得很好!”我信了。


闺女姓王,要求一模一样:要带水,要有典故,要美。


我说那就叫王洵美。诗经里面说,“自牧归荑,洵美且异”。


这个来自诗经的邶风里的《静女》,意向也蛮好,静女嘛,姑娘又美又文静。


结果对方沉默不答,直接变成了静女了。看来是不满意。


我想大概是太女气了,想要中性一点的。那就叫王如濡。


诗经里也说,“日出有曜,羔裘如濡”,也很好听,也有三点水。


对方还是沉默,继续当静女。


后来我知道,孩子另外取了两个字,琼瑶风的,两个字一共三十四划。


幸好孩子姓王,比划少。如果是笔画多一点,姓“雍”,姓“臧”,甚至是姓“爨”,孩子写名字得多难受。上学后参加考试,人家都答完两道选择题了,这孩子还在写名字呢。


发生过多次这样的事情之后,我猛然醒悟了:取名字这个活儿,是很难的。


不写字的人,不会明白我的痛苦在哪里。


如今不像旧小说里,庄稼人抱去给先生取名,完全相信先生的学问和水平,先生取什么就是什么。


现在不是说你光取得好、取得美、取得有意义就完了,最难的是,你要适合人家父母的三观、口味、审美水平。这就痛苦了。


父母之间的差异太大了。有的父母对孩子成龙成凤有强烈的期待,一定要在名字里表现。有的父母则随随便便一点,不介意孩子大名就叫豆豆葱葱之类。有的父母特别迷信,有的又超级文艺纠结,还有的审美水平不高。


你取出明明不错的名字,人家就是欣赏不了,人家就要“上进”的,“响亮”的,“吉利”的,琼瑶的,你怎么办。你说李世民好,他说李坚强好,你说陈子昂好,他说陈子轩好。


写字的人一定会懂——必须把自己的审美水准,降到对方的水平上,难受么?


你给出了一个挺棒的方案,人家不用倒也罢了,但最后他却用了一个极low的。啥感觉。


而且,完全不认识的两个人,对对方的三观、审美一无所知,这种情况你搞不好的。


此外,取名这事儿还尤其费力不讨好。


有的父母总倾向于认为帮取个名很容易:你不是很熟悉诗词么,随口就来的呀。又不要你两分钟时间。


哪有那么简单啊,取名是很郑重的,是要花时间的。如果是言情剧里的名字,我当然可以随口就来,但好名字可不容易。说夸张点,想名字的工夫,够想一个广告创意了。


当你郑重想出来的名字,被一秒钟因为无厘头的原因而否定掉,比如“字里有土唉我孩子不缺土”之类,是什么心情?


我的取名历史中,唯一被采用的一次,是一个朋友让帮孩子取小名,很多年没联系的朋友,遂答应了。妈妈叮嘱我:一定要认真哦!大概是我总是给她吊儿郎当不认真的印象。


当时我正好在一个岛上,我说就叫小屿吧。


希望她一生,无论生活,还是心灵,总有一方属于自己的小岛屿,哪怕风浪再大,也随时可以停泊舟楫。


妈妈给面子,采用了。这是唯一的一次。祝小屿健康成长。


当然,说了这些,还会有人不理解的。每个人,对文字、对时间成本的理解是不一样的。


这么说吧。你想象一下,穆念慈抱着孩子,找到郭靖,垂泪道:“郭大哥,请你给这孩儿取个名字。”


郭靖认真想了好久,道:“但盼这孩子长大后有过必改,力行仁义。我给他取个名字叫作杨过,字改之,你说好不好?”


穆念慈沉默了,过了半天终于说:


我觉得还是叫子轩吧。


郭靖……


——完——

扫描关注下面二维码,替您筛选公众号优秀文章,减少寻找价值信息时间,增加休息时间

至优谷